bibi

【高亮】關注我的小可愛們,你們可以屏蔽我的推薦喔……我可喜歡用推薦刷屏了。

还是乖乖做个小透明吧。
保持平常心,一如既往地愛學習。

——稱呼是古鴉殺,或者碎瓷片
——叫我鴉殺或者瓷片也行。

<虫绿>The Sense Of…?

>Stack那里属胡诌,私设比谁都多,并且喜欢删改。有bug请务必告诉我!谢谢!
>>趁着七夕太这里先发一发,或许会有后续呢?
>>>感谢sorrow太太一直听我不自信的废话_(:з)∠)_就不艾特了……

     “我觉得我们还是很配的。”壮硕的男人双手撑在房间里唯一的办公桌上,一字一字认真地对着面前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  Harry微微低着头,抬起眸子透过太长的刘海不耐烦地看那个男人:“可惜我不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   男人穿着短袖T恤,有点小,紧绷着将他充满虬结肌肉的倒三角身躯展露无遗。Harry用挑剔的眼神将他的身体扫视一遍,上身太过壮实而下身不过如此,恐怕这身材也不过是在坐健身器材上天天举哑铃速成的,真不知道他走在路上怎么用他“瘦弱”的双腿撑住上身保持平衡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看你有聪明的大脑,强大的精神力,而我有健壮的身躯,灵敏的感官,这不是最般配的么?”男人往自己手臂上施加了点儿力气,肌肉一个个膨胀起来,让袖子变得鼓鼓的。

       无脑男。Harry将双腿叠交起来,撩起有些碍事的刘海,一双蛊惑人心的灰蓝色眼睛盯着男人,好像在悠悠发着光。

       『我们不适合。』

       那双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男人的瞳孔瞬间失去原有的神采。他楞楞地点点头,站起来转身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“拜托别再给我安排人了。”Harry看向空荡荡的房间的一隅,有人在监视这里,好让他们的“相亲”能够顺利进行。“让我回去安安稳稳做个普通人,或者你们实在舍不得我的能力的话,我相信我不需要哨兵的配合也能完成任务的。”Harry长叹一声。他真的累了。

       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Harry不停地在办公桌上敲打的手指从上面滑落,瘫倒在椅子的靠背上。

>>>
       一个红发女人坐在老板椅上,黑色皮衣贴合在丰满的身躯上,随着她的动作时不时出现细长的褶皱。她盯着前面悬浮在空中的其中一个监控。

       监控里,Harry专注地看着椅子扶手上的纹路,翘起的脚上下颠动。

       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到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“Natasha。”美国队长穿着制服,站在门口敲了敲门,等了几秒自己打开门进入,“那个新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 Natasha颔首,视线从监控上移开:“他通过测试了?”Steve点点头:“正在一楼准备上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行。”Natasha调出一楼走廊监控,看到一个背着书包像是大学生的一头乱发的人在走廊瞎逛,“他看起来找不到路呢。”她笑道。不过看起来都不想为此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她转过头看着Steve,余角里健壮的男人回过头朝着Harry走去,没有引起她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新人来的时候我正好在出任务,告诉我一些他的事?”毕竟很快就是伙伴了。

       Steve想了想,轻笑一声:“是个小孩。Peter Parker,才十九岁,一个强大的生灵哨兵。精神体奥斯本蛛,能力是吐丝结网。灵活度和柔韧度都很高,经过训练后会补足我们的缺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奥斯本蛛?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阿,生物制药公司Oscrop把毒性强的几个蜘蛛杂交弄出的可怕蜘蛛,一直封锁在Oscrop集团内部。没想到这种人为制成的生物都能成为精神体。”Steve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 “或许他以前看过呢。”Natasha回过头仔细打量了一下那个大学生。这下她可以确定是位大学生了。“毕竟精神体是一个人精神世界方面的体现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看到过?那他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呜啊啊啊——!”突然,一阵痛苦的叫喊从监视器里面穿出,Natasha和Steve一惊,连忙调出被放在一楼走廊监视后面的窗口。Harry捂着肚子,有红色血液因为压迫从指间挤出,男人就在他面前,手已经被兽化,尖锐的指甲上还滴着鲜血。

       Natasha赶忙联系Jarvis,又点开系统撤离五楼无关人员。Steve早已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她分神看了一眼五楼的房间监控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Harry挣扎着睁开眼,露出变成荧绿色的瞳孔,紧紧盯着男人恼怒的眼睛:『去——』

       男人僵硬地转身,拿出卡在墙上刷了一下,墙壁上露出一条缝隙,打开了通向走廊的门。Harry并没有立马走出去,他突然抬头,看了一眼Natasha的方向。

       Natasha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待到Harry信步离开后,门合上,男人尖锐的、还粘着血液的指甲朝着自己的脖颈用力插进去。

>>>>
       Peter有些疑惑。他在Stack大厦转悠了好久,没见到一个复仇者联盟的前辈,也没有遇见哪个能告诉他他到底该去哪里,去几层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在一楼全部找遍了之后,他走到电梯那里,觉得管理层应该是在高层,于是他到达他所能达到的最高层一楼一楼往下找。

       这才刚到五楼,一打开门,他就仿佛进了一个海洋。

       还是深海。

       Peter微微动了一下手指,被水阻塞的感觉。但浑身又显得太过清爽,好像是浮在空中一般,宽松的衣服失去了重力的作用,不再贴着他的身体。就好像是浑身赤裸一般,他什么都感受不到,只能确定身体还没失去自己的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好黑。没有光能够透过几千米的深海。Peter睁大了一双棕色的眼睛,试图看到些什么。但终究是徒劳。
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Stack的黑科技吗?

       「嗤。」

       Peter听到了一个声响,好像是一声嘲笑。然后他看到黑漆漆的世界中出现了星点光。有些是渐渐出现,像是从远处缓缓游过来的,有些却是像是一直在身旁,只是突然点亮了淡淡荧光。他凑过去,发现是小小的,只有手指长度的水母。

       水母是透明的,甚至可以透过一只水母看到它背后的其他水母。这导致了它们的光芒并不纯粹。它们搅动着沉寂的水,有些模糊,有些朦胧,在深海中发着光,一鼓一鼓地,吸水,再从箱体中挤出那些水,成为动力向前游动着。无数的水母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,点亮了深海。

       很奇怪,就算有了这么多光源,他还是看不到自己的身体。就好像是他透过一个屏幕看着一个超大屏影视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「该是我问你吧,你是谁?」那声音说道。Harry看着自己的精神世界里的所有人都陷入痛苦中,只有这个人安安稳稳地待在这里。这不该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「你是谁,为什么出现在这里。」还有,他调查过这栋大厦的所有成员,没有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带着傻傻的微笑,对世界充满希望,没有见过恶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Peter,我是来找……找复仇者们的。”Peter乖乖回答道。他在怀疑这是不是复仇者给他的另一个考验。“你是谁啊?你怎么也在这里?我什么时候能出去呢?这一点也不像考验啊,怎么这么轻松,甚至有些舒服的感觉?我刚刚回答了你的问题所以你也要回答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「……Harry。」Harry停顿了一下,才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Harry!……Harry……”Peter喃喃着这个名字,脑海里滚字幕一样刷过所有复仇者的名字。很明显没有一个符合,甚至连读音相似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捏住一只水母。很好,虽然他还是看不到自己的手,但是能看见一个手指一样的黑影。水母很软,他还没有用力就变成了细碎的发着光的泡沫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 Peter有点慌,但他搂不住那些泡沫。

       「没事,它们只是精神世界的投影。」Harry直接映在脑海深处的声音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“精神世界……话说你可以露出什么形体吗?”Peter有些不安地绞着手指,他不太习惯这样子与人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「你喜欢什么样子的?」一只硕大的箱水母像是灯笼一样在Peter面前突然点亮,透明的内腔中甚至有几只茫然的小水母被罩在里头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   看着Peter毫无反应的样子,箱水母又变成了一只大王乌贼。这几乎占了Peter所有视线。Peter只是眨眨眼,退后了几步想要看清大王乌贼的模样。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,Harry觉得还是不好,于是它又变成狰狞的鮟鱇。这把Peter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   「噢,抱歉,我所认识的深海生物实在是太少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忽然,眼前的鮟鱇周身产生了无数泡泡,像是离它最近的一层海水突然升温沸腾,咕噜咕噜的,自下而上将鮟鱇严实地包裹着。

       「这个怎么样?」

       泡沫漂浮起来,渐渐的从下而上全部脱离了原本的位置,向着同样不可知的远方离去。Peter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在他眼前的是一个美人鱼,纯正的,绝美的,符合人类所有遐想的美人鱼。

       他先看到的是粉红色的鱼尾尖部,粼粼地反射着不知道哪儿的光。接着出现的是布满鳞片的尾身,伏贴在尾巴曲线上的鳍,一双纤细的手,白皙娇嫩的皮肤,赤裸苗条的身躯,噢天啊……Peter捂着双眼迅速地退后。

       「Peter?」Harry不可思议地看着Peter,这家伙的反应出乎意料地纯,「嘿Peter把手拿开吧,你眼前的将会是一生中很难得的一幕喔?」

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你能再换个形象么,或者我们回到最初那个样子就行,真的!”

       Harry皱起鼻尖:「我好不容易才在你记忆里找到你喜欢的人的,叫什么来着,Gwen是吧?」

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等等Gwen?!”Peter一惊,在反应过来前已经狠狠抓住前面人的手臂,而他的眼睛也顺势睁开了。“你竟然扫我的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眼前的人已经不是那个他曾经日思夜想的形象了。

       那是怎样一个尤为惊人的青年呢?银青色的尾巴前后轻晃,带起微不可察的波浪。短短的浅金色的发丝漂浮在水中,灰蓝的,却在周身暗色的衬托下却变得鲜艳的精致眼瞳,眼角微微下吊,仿佛永远匿藏着一丝悲戚,一双浅色唇瓣一开一阖,好像在无声地诉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Peter作为哨兵优秀的动态视力捕捉到青年发根的一点黄褐色,还有颊间淡淡的粉色。这个人太多的细节自动映照在他脑海里,这从来没有过,让他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   「换成男生就可以接受了?」男性人鱼侧了侧身,状似无意地护着腹部。他的眼睛微眯,遮挡了部分只比蓝宝石暗淡些许的瞳孔。

       「这让我开始怀疑你是不是直的了。」Harry双手在胸前交叉,饶有兴趣地看着Peter。

       然后Peter才意识到,青年似乎丝缕未着。

       他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睛往青年的双眼处看去,但是大脑开始心猿意马,自行找寻刚刚惊鸿一瞥下映在记忆中的白嫩的皮肤,精瘦的腰肢,淡淡的肋骨印迹,人身和鱼尾带有细密鳞片的过渡区,以及,现在大概被手臂遮挡着的,或许还会被手臂摩擦然后立起来的,胸前两点绯红……

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男生好歹、或者说是人鱼,好歹是不露下体的。”Peter空着的手收紧了又松开,喉咙紧张,弄得声音有点僵硬。

       Harry看起来注意到了他的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STOP!Peter!停下来你的幻想!如果他正在看你的思想你就完了!说些什么其他的!

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这是你真实的样子吗?Harry?”

       「是的。怎么,迷上我了?」Harry收回视线,看向自己的手,「还说自己是直的?」

       Peter说着Harry的视线看过去,这才像是被烫着一样迅速放开抓着Harry手臂的手。他看起来窘迫地手都不知道怎么放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、嗯,那个,这周围的一切都是你的精神世界?”

       卑劣的话题转移技术。

       「是阿。」Harry顺着Peter的意思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Harry看看周身,深海的世界。这里漆黑,寂静,没有活着的气息,长期以来只有他自己制造出来的“生物”围着他转。带进来的人大多都经受不住这种折磨。他们强装镇定,知道这里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后惊慌失措,咆哮着要出去,受不了恐惧精神崩溃的都有,没有人愿意在这种环境下滞留。

       这个人除外。

       “好厉害啊!”Peter睁大了圆眼,这让他的神情显得更加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他往四周到处看去,用哨兵强化过的视力辨别无穷尽的水母。“这里真的好大!「直到视野所及处」,天啊,Harry你居然是S级的向导!”

       Peter再次激动地抓住Harry的手臂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Harry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,失神了片刻:「你……你不怕?」

       “怕什么?”Peter看起来很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「可是这里是我的精神世界啊!」Harry感到不可思议,眼前的人既然能够如此迅速地辨别出他的等级,那肯定不会是缺乏哨向常识的人,又怎么会如此淡定?

       精神世界,被誉为场景哨兵/向导的专属领域,一旦进入,即便是任人宰割。更何况,一个属于S级场景向导的世界,如果放松了精神屏障,进入了,即便是哨兵首席,也同样是在劫难逃。

       但是Peter看着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,Harry都要为他捏一把汗。

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又没有想要害我的迹象啊?”Harry如果要他死,他早就在进来的片刻精神就荡然无存了。他的哨兵等级还不明确,但没经过训练的他总归不会有首席厉害,自己早就是砧板上的鱼了,挣扎也没用。这点Peter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也没有伤害我的动机。”他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「我……」Harry竟找不到反驳的话语,他拖过无数的人来到这里,现在也有不少人游荡在他的精神世界,但他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反应,「谁,谁说我没有动机了?」

       他挥挥手,所有的水母瞬间化作泡沫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「你是一个哨兵,还是一个强大的哨兵,这难道还不足以作为动机?」人鱼露出狰狞的笑容,突然消失。与此同时,Peter周身出现了许许多多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身处无穷的黑暗深处,有的人抱头大声尖叫,有的人焦虑地快步绕圈子,有的人徒劳地四处奔跑大喊救命,还有的人呆滞地站在原地,眼神空洞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神态各异,反应各异,唯一相同的是右耳上刻有哨兵印迹的耳钉,从白到紫,什么等级的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!他们是谁?他们在哪!”Peter这才显得有些惊慌,他伸出手想去安抚那些人。人影却在他的手碰上时,像先前的水母一般化为了泡沫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「他们跟你一样啊,是哨兵,在我的精神世界里。」这才是他应该有的反应啊。Harry微笑,将失望掩藏在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对他们做了什么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是为了让他害怕而制造的幻觉吗?Peter不敢确定,他不愿意用这种可能性安抚自己,因为这些景象真实存在,也是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「因为,他们是哨兵啊?我不是早就说了吗?」人鱼又出现在Peter眼前,那些景象消失不见,Harry微笑道,「至于我对他们做了什么……」

       你为什么不问,他们对我做了什么呢?「……你不都看到了吗?」

       “放他们出去!”再这样下去他们会死的!Peter记得清楚,其中有人已经崩溃的神情。他抓着Harry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「这是我的世界。」Harry面露嘲讽,「你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『命令』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Peter咬紧下唇,他没有资格,但还算是有能力!他低声说了句:“……冒犯。”一阵强大的精神力压缩成针刺进Harry的精神屏障,同时Peter把手握成拳,突然向Harry的肚子袭去。

       他可没有忘记之前Harry有意无意侧着身遮挡腹部的行为,他认为这里很可能有伤口。这种行为有点卑鄙,他承认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『放他们出去』!”

       Harry瞳孔骤缩。

>>>
       “哇哦!”Natasha完成了任务部署后匆忙来到五楼,电梯门一打开,就看到站在门口的Peter,怀中软软地抱着一位晕过去的小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Peter挠了挠头,说:“呃,我很抱歉。”他还不太懂的怎么灵活使用自己的精神力,还利用了Harry的弱点,一下子没有掌控好力度,导致他一出来就看到那只“人鱼”化身人类扑在自己面前晕了过去,只好慌张地接住。

       “Peter,做得好。”刚刚安排好所有从Harry精神世界里出来的人的Steve赶过来,拍了拍Peter的头,“S级向导的杀伤力太强了,你救了他们所有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就是不知道这位小少爷在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哨兵破解了领域后,会有什么反应了。Natasha挑眉,挥手让Peter抱着Harry跟着她去医疗室。

评论(5)

热度(3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