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bi

慎fo!!
还是乖乖做个小透明吧。
>有粉丝恐惧症和蜜汁主页隐藏强迫症。
>慎fo,因为主页大多数时间空荡荡。
>并且有一堆不分青红皂白圈子乱跨的推荐。
>还喜欢清粉。

母球生日快乐!!!!【没有任何产出还半退圈的渣渣只有自己乱叫了】

同人圈初级礼仪科普

4和5,誒嘿😊

雖然原文打的是凹凸世界的tag,但是內容是所有圈子都可以符合的。

不混凹凸,就把tag去掉了。

轉載致歉w以後可能會刪。

同人圈礼仪:

*黑体字为文章主要内容,懒得看全篇的可以主要看黑体字。


占tag致歉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Q:同人圈礼仪是什么?


A:同人圈礼仪是帮助大家更好地和圈内同好和谐相处而存在的,大家共同默守的基本原则。




Q:为什么要做同人圈礼仪的科普?


A:帮助你更好地与圈内人相处,减少矛盾以及掐架的发生。




Q:掐架多了会怎样?


A:不同立场的人之间相互攻击,诋毁,最后导致忘记了萌cp的初心,心中只留下恨,把整个圈子的良好气氛毁掉,产粮er没心力产粮了,同好们也心累出圈了




如果看到这里,你已经知道同人圈礼仪的重要性,希望你能耐心看完这篇文章


这篇文章主要针对凹凸世界圈最近发生的几件事,和凹凸世界粉群的特征而写,无关它圈。




以下礼仪包括读者和作者的自我约束,欢迎对号入座(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目录:


1,关于KY行为


2,作者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角色


3,预警礼仪


4,关于CP之间的关系


5,掐架不要上升cp


6,关于很多人喜欢开玩笑的说【白嫖】这个词


7,善用屏蔽


8,关于官方的CP立场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1,关于KY行为






KY就是指不懂看气氛看眼色,说出令人尴尬或讨厌发言的人。




因此不要在作者的AB产出下面提无关本产出的CP,你想看不代表作者想写/画。去不吃某个CP的作者下面提该CP就是KY行为。




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各种属性,可以作为读者回复和作者表明自己属性的参考:




杂食:吃多个cp并且其中可能含有相互拆逆的cp。


互攻:AB和BA都ojbk,两个人不分正逆才是坠好的!但是只限这两个人,其他cp no ok


可逆:主要吃AB,但是也可以适度接受逆CP的粮食,但是只限这两个人,其他cp no ok


洁癖:AB only!!!AB only!!!AB only!!!不会看拆家(如AC或BD)的粮食,也不会看逆家BA的粮食,如果被人强行看了拆逆会有种自己死了的感觉,对两个人的攻受和关系有种精神洁癖的坚持。


all X:往往是X的受粉,只要X是总受那么怎么样都可以,博爱的爱着很多个关于X受的CP,往往对X攻的粮食 no ok


X all:往往是X的攻粉,只要X是总攻那么怎么样都可以,博爱的爱着很多个关于X攻的CP,往往对X受的粮食 no ok


X中心粉:X攻也好!受也好!好吃就好!给我更多的X!


X唯粉:我只爱X,别跟我说他和别人的CP,不然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。




因此,去AB洁癖作者下面提BA或者拆家,去all X下面提X攻,去X all下面提X受,去唯粉下面提X和别人的CP等等这样的行为都是非常令人讨厌的。




吃粮请尊重作者属性,不要让作者辛辛苦苦产粮还被KY的行为气得半死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2,作者请不要把自己的观点强加给角色。




同人创作的初衷是出于对角色和cp的喜爱,每一位作者都应该记住这一点。


角色不是你抒发观点的途径,你有任何观点,请用自己的嘴来叙述。借角色的嘴来讨论同人圈之间的cp恩怨,和你本人对cp的理解,是对原作和角色极大的不尊重。


“某某角色庆祝ABcp热度超过BA”“某某角色说他更喜欢某某cp”“某某角色讨厌被yy关于自己的某某cp”


希望这么写的作者们意识到,这么认为的不是角色,而是你。角色并不知道你们拿他去写了什么文画了什么图,更不会对其发表观点。


而当你借角色的嘴来表达自己的观点,甚至参与进cp之间的争斗的时候,你就已经把角色当做了一个工具,你就已经忘了你最初是为什么开始同人创作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3,预警礼仪




首先科普一下概念,R18G是指18岁以下禁止观看的含有猎奇、暴力性残虐、出血、内脏露出、身体残缺、排泄等内容的作品。




R18G作为一种小众爱好,出于相互尊重的原则,不会被同人圈完全禁止。但是,任何一种小众爱好都应该提前打好预警,提前告知读者她可能会看到一些令多数人感到不适的内容。




这点同样适用于18禁作品,以及包括但不限于抹布、BDSM、性转、女体等等边缘题材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4,关于CP之间的关系




同人圈不是竞赛,CP之间的关系也不是敌人,比某一家红不代表自己可以昂首挺胸高人一等,比某一家冷也不代表自己就是loser抬不起头。


希望大家不要把某一家当做竞争对手,也不要因为赢过某一家而吐气扬眉得意过度,更不要创作一些【压过了xx好爽啊】的作品。这些心态和行为只会引起一些不恰当的仇恨,这些仇恨的种子早晚会引爆成一场谁都不想看到的闹剧。




我们喜欢一个CP,本来也不是为了和别人较劲、生气,我们是为了爱而拿起笔的,同样任何一个CP都无关输赢,CP本身就只是这些可爱的角色而已。




无论如何,请勿忘初心。




lo主明白勿忘初心这四个字很简单,但是做起来其实很困难,更多的时候大家被所谓的打榜、热度等等数字化的甜头蒙蔽了双眼,也有一些作者开始觉得自己是个“大大”、捧红了xx、册封了xx,xx要完了,我是xx的重要人物,我x日天今天偏要当这个圈管。




但希望大家永远明白一点,不是你捧红了圈子,而是圈子捧红了你,大家是因为你写/画了这两个角色才来看你的文or图的,不信的人欢迎去搞原创,不借助圈子的力量就能让你明白自己几斤几两重了。




所以被惹到说的气话也好,真心实意觉得自己了不起也好,脑袋清楚点,你可以为了自己得到的热度沾沾自喜,但是这些功劳并不全是你的,更不要把整个圈子拖下水,所以为了自己也好为了这个CP也好,请不要将这些话说出口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5,掐架不要上升cp




没有哪个,或者哪几个个体能代表某个cp群体。


要知道,反感掐架,反感cp仇恨,默默产粮,积极给官方花钱打call,积极给太太留言的人,才是所有cp粉中的大多数。


也许有的少数人很跳,但是因为几个跳得高的戏精,就认为他们可以代表某cp粉的观点,鉴定某个cp的粉都是极品,某个cp就该掐的人,本身早就失去了自己客观的立场和理智的态度,只是想找个理由攻击cp罢了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6,关于很多人喜欢开玩笑的说【白嫖】这个词

凹凸的粉丝们年纪普遍不大,不理解这个词实际的意义,有些人以为的意思是“看过粮不产粮”=“白嫖”,在这里我解释一下,这个词并不是什么应该随便用的词:

白嫖最开始和最公认的意思是——尽情的使用某种东西但是却不给它花一分钱。

这个词几乎在除了凹凸之外任何的圈子都是贬义词贬义词贬义词,是骂人用的!没有人会觉得喜欢一样东西还不给一分钱是一种值得骄傲的事情!
所以大家尽量不要去作者下面说“今晚又白嫖了大大好爽”,尽管这是玩笑,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!!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!!更不能说自己白嫖官方!!

爱他就给他打钱!!你没打过钱你就消停点!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7,善用屏蔽


准确来说这一条并非是礼仪,而是一个可以让大家更愉快地在lofter吃粮的建议。


在lofter的电脑客户端,点击“更多”→“账号设置”→拉到最下面点击“标签屏蔽”,可以屏蔽自己不想看到的cp标签。


我们理解同人圈有些人有雷区,善用这个功能,可以避免在自己的主页/自家cp tag下看到不想看到的cp而导致心情不好,积累cp间的怨恨。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8,关于官方的CP立场




官方作为一个少年热血动画,是不会有任何CP立场的。


最近各位人气角色的CV纷纷开了直播间,也希望大家不要去弹幕一直发CP相关的问题,而CV自己提过的CP,也仅代表CV个人立场,A角色的CV聊某CP,只能代表CV的看法,不能作为A角色的看法,更不能作为官方立场看待。




希望对于这一点,得者莫幸,失者莫丧。不要太在意CV的个人立场,好好萌CP努力产粮。




同时,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同人圈的是非去打扰官方。曾经有人去微博提问官方对一些同人行为的看法,只为给自己掐架添加筹码,这是非常非常不礼貌,非常非常不恰当的行为。请有些智障不要再这么做了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
那么本次科普节目就到这里。




任何大人都是从孩子过来的,希望大家变得成熟可以更加理智的萌CP混圈子,也希望这个圈子在多年后回想起来依旧觉得那是一段很好的岁月,我那时年轻而认真的喜欢着某些人,而不是最后乌烟瘴气让人含恨退圈,最终回想起来也只有悲伤和怨恨。




真正支持着cp继续兴盛和繁荣的,是对官方买买买的粉,是闷头产粮的大大,是积极打call的读者,既不是戏精们,也不是出了事就像天塌下来一样喊药丸的,更不是每天想着怎么把对家nen死的阴暗小人






希望大家勿忘初心,风雨同行。





<荷兰傻>Studhood(十五题)

·毫无意义,下午就要上学了先放出一小段好了。

·十五题梗,目前无关就先不指示了。

·全部码完后重发

>>>
又来了。

Tom放空地看着前面,蹙眉,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。他的嘴本身就不干燥,被舔舐之后更是汪汪地带了一层水。

又来了。Tom的这种动作总是让Asa忍不住去把视线投注在对方的嘴唇上,愣愣地盯着,在心里一遍遍描绘那柔软的唇纹。但又怕冒犯到了,让Tom觉得不快。于是Asa刻意阻止自己,收起视线。

“Tom,你到底想说什么。”他故作轻松地说,“你特意把我从班上叫出来,就是想让我,嗯,看你……舔嘴唇的吗?”

“我,不,我,我是来跟你说,那个……”Tom刚刚冒出尖尖的舌头猛的缩回去,差点被准备说话的牙齿咬了个正着,“我是说,一个月后的运动会,你记得吗,就是那个,你知道的,我体能还不错,我就报了名,参加了100米冲刺,2000米长跑和跳高跳远。听着,挺多的是不是,但长跑和跳高时间重合了……”

本身就带了些嘶哑的少年声,急促地解释着。开始有些结巴,但总归是个常常说大段话的人,到了后面话语就流利起来。

Tom看着Asa的眼睛,浅蓝的,在现在灿烂的阳光下变得透明的眼睛。他的手指在扶廊上扣着,忍不住双手一撑,轻轻松松跳起来坐在一米多高的扶手上。

惊人的弹跳力。

“所以,你叫我出来,”Asa眉间挤出浅浅的川形纹路,“难道是想让我跟老师反应这件事?拜托,我学习成绩还没你好,和老师关系一般般的。”

“不是,”他又在否认了,“我已经和老师反应了这件事啦,老师说可以让一个同学顶替我的。”

Tom的瞳孔在眼眶里小幅度乱转,其实他也就是在用视线在墙壁上代替触不到地的脚尖画着圈圈。他有点心虚。

“所以,你是想让我……?”Asa的嗓音提的很高,“让我顶替你吗?”

OK,或许这个高度差让Tom满意,但Asa确实不太习惯仰着头看比自己矮了十多厘米的好友。

Tom胡乱地点着头。

Asa感到不可思议:“嘿我就不过是个,天天宅着玩游戏的游戏爱好者,你怎么会觉得我能够跑步或者是跳高!”

“你可以的!”Tom有些急,撑着身体的手被举起来漫无目的地挥动,这让他身体晃了晃差点掉下来,“我是说,Asa你的耐力很好,不要急着反驳我,相信我,在这一点你的观察能力没有我好!现在还有一个月,你行的啦!”

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不去找其他人!Asa抓着Tom的手。这是在开玩笑吗!天啊他知道自己平常连个健身都不参加的!

铃声响了。

“Tom Holland,Asa Butterflied,你们在干嘛?”Mrs.Richard在教室里喊着。

“我就当你答应了!明天下午开始,在操场上训练喔!”Tom急急忙忙从上面跳下来,向他挥挥手,倒着跑了。

<虫绿>Lose Heart(中秋节小甜饼)

只是片段。

>>>>那时他们还年少

好近。

Harry侧过头偷偷看了一眼低头想题的人。

雪白的床单上铺满了乱七八糟的文具和书籍,两个人并排坐着,体重使得床垫凹下去一块,大块大块的长条凹陷从中间向两头延伸,被子被随便卷了一下扔在了对面的家属铺上。

床头柜上是Peter刚刚送来的红蹄。

他的心思在小小的病房里漫游,没转上几圈就回到旁边的人身上。

他真好看。Harry眼角弯弯。水灵灵的眼睛,蓬松的棕发,浅色的唇,就连脸颊上浅浅的雀斑也那么撩人心弦。

心怦怦跳着,Harry从来没有如此庆幸自己拥有的是颗健康的心脏。

载着Harry对Peter满腔的欢喜。

噗通,噗通,噗通。

如果对方也能对自己这样就好了——不还是算了,Peter这样,恐怕对他的心脏不太友好。

Harry感觉心里有点儿涩涩的。

“Emmmmm…”一直被观察着却没有意识到的Peter挠了挠头,“抱歉Har,我好像还真不知道……”他看起来委屈极了,“我我我,我在学校还不如你学的好呢……”

“不,Pete,你的化学和生物我从来跟不上。我只是个别地方略胜一筹而已。”Harry把他的手从头上拿下来,悄悄扣了一下他的掌心,心里头冒了朵小花。

“Harry,等我回到学校我就问问老师,然后及时告诉你的!”Peter突然攥紧了Harry的手,还顺带捞起对方的另一只手捧在双手之间,激动无比地说。

“不过我还是更期待你病好了亲自去问。有这么一个聪明的学生,Mr.Charles一定会很开心的。”他俯下身,嘴巴贴着手祈祷着。“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养病,一定要痊愈啊。”

Peter的手指比Harry的长,能够完完全全包住Harry的手。但包的并不严实。

于是Harry清清楚楚地感觉到,Peter唇部的柔软,和它之间透出的带着温度的气流。

Harry被吓了一大跳,脸上“嘭”的一声炸开了好大一朵粉色的蘑菇云。

“啊,啊好。”

就这样轻易地应下了一辈子也完成不了的事。

<虫绿>He Saw the Man.(中秋节小甜饼)

片段

Harry的视线无意间落在了Peter的包上。他想起最开始注意到Peter时,心里满满的疑问。

现在这个包是瘪的。

于是Harry开口问道:“Pete,你的背包里头都有些什么?”

他们距离那次尴尬的相识已经很久了,Harry人懒,过去在英国待的一段时间又已经磨去他尾音的翘舌部分,一直PetePeter地叫,亲昵的不行。

两人却好像都没有在意这点,或者说,Peter对此暗暗欣喜着,不想点出来。

Peter爽快地把包背到前面来,拉开拉链,一点一点拿出里头各种小物件。

应急用的创口贴,耳机,数据线,充电宝,便携式小本子,一支钢笔,扁扁的钱包。嗯……还有一支纸折的玫瑰。

Harry挑挑眉。那朵玫瑰居然被保护地挺好的。

“不对啊,这才一点点东西。你的旅行包不是长年鼓鼓囊囊的吗?”Harry想到什么,笑了,“不会是什么女星杂志,因为要和我出来就特地提早放在家里吧?”

“NoNoNoNo……我,我没有这种东西……!”Peter的头摇得像拨浪鼓,“要看也不是看女星的,而s……不不,嘶,不!”

他看起来急得不行,咬到舌头,跺着脚转着圈看着就很疼。

“而是……?”Harry接下Peter没说出的话,带着疑问的语气。

“不,我,我平常放的是这个!”Peter把手中的单反举的高高的,“今天你约我出来嘛,我就想拍拍你,所以提早拿出来了。”

Harry有些怕Peter把单反摔了,站起来把他手上的相机接过来:“正好也还没跟你算清楚肖像权的问题……给我看看,拍丑了可不行。”

怎么会拍丑!Peter想,这个人怎么拍都自带柔光,特别是他专心做些什么的时候。

Harry低着头,有些长的柔顺的发丝从耳后滑落,露出光洁的后颈。

裁剪花的他,伸懒腰的他,中午小憩一会儿的他,开玩笑时吐舌头的他,微笑的他,愠怒的他,还有……

他看向Peter时,衬着鲜花露珠和晨光的他。

Harry愣住。

两个人,从后颈渐渐红到耳尖。

<虫绿>The Midnight 满汉全席

警示:
●Dirty talk
●办公室play
●车(觳觫)zhen【被我掐掉了】
●他们在比赛互撩,并且看起来Mr.Osborn更胜一筹……?
●文较长,还夹杂大量回忆,建议找个有较长空闲时间的时候观看,并且注意背后

@年年年年 还梗……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是哪个梗。

http://bibich.lofter.com/post/1f159402_114e1459

手机党点评论。

密码en

碎碎念:
本来按着大纲来说……这个“全”其实也就是三分之一的部分……但我一看,不行啊,这种事无巨细的写法太累赘了。
直接删掉抛弃嘛——一万字呢orz,
继续写——真的太啰嗦了。
于是车【哔】和浴缸【哔】直接大手一挥,掐了。

嗯,就是这样。

p.s:这里可以喜欢推荐喔……上一条的热度还不如我根本就没期待有热度的长评,心里还是戚戚的,挺难受。

<虫绿>The Sense of……?(中秋节小甜饼)

只是片段。

>>>比肩战斗时

精神触手化为金色的椎体朝着Harry直直冲过来。而身在战场中央的Harry似乎没有注意到。

Peter浑身一颤,在Harry背后用尽全力构建起一个薄薄的精神屏障。

Harry在被袭击的前一秒建立起厚厚的精神壁垒,抵挡住攻击,用劲把偷袭者的精神捣毁。接着他冲着Peter的精神轻轻一击,本就重伤的Peter昏厥过去。

——

Harry伸出食指,一下一下戳着Peter的伤口。

“Peter,听好了,在身体方面你比我强,站在我面前保护我就算了,精神方面,你敢再不相信我,站在我面前用你脆弱地不堪一击的精神屏障试图’保护’我的话,我就和你取消绑定关系!”

“可是,Harr。”Peter嘶了一声,抓住对方戳着自己伤口的手指包住,立起身子轻轻吻上眼前的人儿,“信任,和保护,从来不是一件事啊。”

>>>>Peter要去敌方基地直捣黄龙,而Harry留在外头勘察

“视觉借我一下。”Harry双腿跨过Peter的腰部,俯下身亲吻身下人的额头的瞬间连上两人的精神连接。

灰蓝色的右眼变成咖啡色,眼中的视线变得宽广起来。

他适应了一会儿才站起身,拉着同样是第一次这样尝试的Peter起来。

“你要小心。”Harry这么说到。

“嗯。”Peter晃晃头。对于精神力不是很强的哨兵来说,把注意力分摊真不是件容易事儿。

不过他有过去Harry对他的训练。Peter笑了。

他轻啄了一下Harry的唇,转身,向着位置的领域走去。

<虫绿>The Midnight Ⅲ

虽然是存货,但国庆不更新还是很愧疚的……

@年年年年 还梗。

警示:
●Dirty talk
●办公室play
●车(觳觫)震
●他们在比赛互撩,并且看起来Mr.Osborn更胜一筹……?
●文较长,还夹杂大量回忆,建议找个有较长空闲时间的时候观看,并且注意背后
●不过上面那条你可以放心了,本来是打算写完一起发的,结果现在还是没写完,分成条了,短了很多
●持续更新,但不定时

http://bibich.lofter.com/post/1f159402_1146e8b4
密码:en

手机党点评论。

<虫绿>The Midnight Ⅰ&Ⅱ

@年年年年 还梗。

警示:
●Dirty talk
●办公室play
●车(觳觫)震
●他们在比赛互撩,并且看起来Mr.Osborn更胜一筹……?
●文较长,还夹杂大量回忆,建议找个有较长空闲时间的时候观看,并且注意背后
●不过上面那条你可以放心了,本来是打算写完一起发的,结果现在还是没写完,分成条了,短了很多
●持续更新,但不定时,已经肾虚了

走 http://bibich.lofter.com/post/1f159402_114100c8
手机党点评论。
密码:en
以前的东西都在里头了。如果被屏了请告诉我,我会尽快处理的。尽快。

切记:
图片那个不要推荐不要喜欢

谢谢合作。

<虫绿>Lose Heart

· @年年年年 从年年那里领来的梗!http://eeaww.lofter.com/post/1d1ac71d_1120fd1a 请原谅手机无法发图片。
· @明恋你们的解九太太很久了。 嘿嘿嘿嘿。
·预警:主要角色死亡
·有除了小蜘蛛以外的虫请务必提醒我喔

>>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感觉还好吗?”金发碧眼的女生熟练地削着苹果,见到他醒了,赶忙放下水果刀,微微俯下身子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Peter皱着眉,脑袋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还记得我吗?”女生看着Peter茫然的样子,犹豫了一下问道。她没见过其他做过相同手术的人,但听说这可能会导致部分记忆缺失。

       “Gwen。我记得。”Peter的声音带点嘶哑,“Emm,我觉得我现在急需水。”

       Gwen拍拍胸口,拿起床头柜上早已准备好的水杯:“你吓死我了……慢点儿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Peter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再休息一下吧。”Gwen伸手,将Peter的床再摇回了水平状态。她拿起苹果继续之前的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Peter已经睡了相当长一段时间,暂时没有休息的意思。他有些艰难地转头,看了看四周。Gwen后面的家属用床铺上放了几本生物方面的书,双人房的另外一张病床干干净净,被单整洁没有一丝褶皱,很明显没有其他人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他总觉得,那里应该有一个人。

>>>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Peter Parker,嗯,可以说是,你的病友。”小小的少年嘴角绷得紧紧的,伸出有些肉肉的手,向眼前的同龄人说道。他嘴角往上不自然地勾了一下,看起来很想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Harry,Harry Osborn.”Harry犹豫了一下,同样伸手回握。他没有补充什么东西。
病房回归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Peter坐回自己的床,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左右脚交替着互相挤压用力踩着。一时间内,病房里被只有床铺Peter动作弄得吱呀乱叫的响声。

       几分钟后,Peter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你是刚来的吗?我在这里已经住了快一个月了,无聊透了,都没有人陪我说话,我是说,有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   Harry捏了捏被单,转头看向Peter:“嗯。今天刚办好的住院手续。你……你爸爸妈妈不是会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Peter咧开嘴笑了:“有时候。你知道的,爸爸妈妈他们要上班。就算是他们会轮流来看我也是这样的,这不可避免。”这回他笑的很自然。

>>

       刚做完手术,Peter的身体不宜有大幅度运动,但必要的解决生理需求的活动还是有的。有些尴尬地挥挥手拒绝了Gwen主动提出的帮助,Peter扶着床边的扶手站起身来。他的胸腔上支着固定架,行动有些不方便,不过好在医院房间里到处都是布满一点一点防滑设计的扶手。

       Peter住的病房还比较高级,双人间,还有一张小小的为家属提供的床铺。还带独立洗手间,不用花大量的时间一瘸一拐地走到外头走廊的最末端,这点Peter非常的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整个房间特别干净,不只是因为天天都有人打扫消毒,更多是因为没人。现在房间里常常只有他一个,怪冷清的。他最近情况在好转,家里人也渐渐回归正常生活,只是有时会来看看他,不再躺上那张家属床。

       而另外一张床铺,他想起来了,Harry曾经在那住了近十年。不过Harry一年前离开了这里,已经有很久没有他的消息了,Peter快要想不起来他的模样,现在不知道怎么样。

       头脑还有一些不太清楚,Peter走到盥洗池前,双手并排手背稍稍拱起,做成盆状接了点儿水撒在脸上。凉凉的。他抹了抹眼睛四周,顺势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卫生间里的盥洗池上方,稀疏平常的,拥有一块呈长方形的普通的镜子。里面照映着自己的样子。胡子拉碴,眼睛周围带点儿浮肿,水划过皮肤,汇聚在棱角分明的下颌处滴落。脸上还有不少水痕。

       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Peter右手捂住左边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胸口注射的麻醉剂量比较大,还有些木木的。但他已经能感受到里面心脏的跳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很奇怪。

       心脏,正在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着。

>>>

       “医生说我有先天性复合型心脏病*,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,我感觉我和你也没有什么区别呀?”

       “心脏病?”Harry愣了一下,“那你的生活会不会很无聊啊?”他左手握拳放在身前,用右手一点一点随着话语掰直手指,“不能生气,不能惊讶,不能焦虑,不能慌张,不能大笑,不能这个,不能那个……总之就是要随时保持平静的心态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跟我爸说的话简直一模一样。”Peter皱起了圆润的鼻尖,“爸爸常常提醒我保持平静的心态,不要激动不要惊慌,我好像没有见到有人也跟你这样说?”

       “因为我没有心脏病啊。”Harry摸摸自己的胸口正中央,又稍稍移动几厘米点点左胸口,“我是这里出问题了,不是那里。”

>>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Peter!”Gwen听到卫生间传出来的巨物碰地的声音,吓了一大跳,赶忙跑过来。卫生间锁了门,她大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,慌张地跑回去按下床旁边呼叫护士医生的按钮。

       “医生,302房,病人好像在卫生间摔倒了……!”

>>>

   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……”Peter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正中央“Harry也生病了?这也是你在这儿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   Harry咬了咬下唇:“嗯,我从小身体就不好,大病小病不断……先天性胸腺发育不良*,部分免疫缺陷,容易生病。需要长期住院观察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岂不是要在这里呆很久……”Peter一脸好可惜,“医生说我的情况稳定下来了,很快我就能离开这里了。我本来还以为出去后可以跟你一起上学的。没有我在这里你会不会很寂寞孤单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又不是你……没人陪就孤单寂寞得不行。”Harry扯了扯嘴角,“我从小习惯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会习惯呢!”Peter跑下床,给了Harry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你一定会很寂寞的,肯定会想我的,所以我会常常回来陪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才不……”Harry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了,浑身僵硬,几秒后才放松了身体,“……好吧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大概。”想了想,Harry又补充道。

>>

       “病人刚做完手术,心脏尚且脆弱,不能让病人有太强烈的情感波动,增加心脏负荷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都没告诉他……”Gwen绞着手指,“不应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总之还好你通知得比较早,现在已经没事了,这几天内麻烦家属尽量看护好他,有情况立马按响呼叫铃。”医生扶了一下眼镜,把双手抱着病例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   柜上有一株正盛开的白百合。百合内蕊粉红,是病房中唯一的色彩点缀。

       Gwen认真地应下。等到医生离开后,她捞了下衣裙,侧身坐在Peter病床旁边的高脚凳上,心情复杂地看着闭着眼晕厥的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你在卫生间是看到了什么吗?”

>>>

       Peter站在门口,礼貌地敲了三次门,没等上里面同意就迫不及待地打开门,“Harry我来看你啦!”

       “Harry,你有没有听过一句俗语,An Apple a day, keep the doctor away.水果是有必要的!你一定要吃,嫌麻烦的话我来削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Peter你真是吵死了……”Harry捂住耳朵,呻吟道,“跟那些医生简直一模一样……”他把自己卷起来,想要藏在被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“噢sorry……但你还是要吃苹果的!”Peter用手拿起已经切成一立方厘米小块的奶白色苹果块,跑到病床旁猛地掀开被子硬塞到Harry嘴里,“别担心我洗过手的!”

       Harry咬着那块苹果,带点儿怨愤看着越来越大胆的Peter。他开始有点儿怀念最开始那个小心翼翼接触自己的Peter了。

>>

       心脏移植手术已经过了几个月了,新的心脏看起来适应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资料里面说,经过相同手术的人已经有超过90%的人能活上2年*,适应良好目前已经正常活了有十多年的都有。

       他肯定能活上十多年,像个正常人一样。然后在期间像个正常人一样打工赚钱,去找Harry,看看他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原本身体抱恙的两人都身体虚弱,身材矮小。不过Peter现在健康了,还处于生长期的他在这几个月内迅速向上窜了好几个厘米,再见Harry说不定能嘲笑下他的身高,然后把Harry抱在怀里。紧紧地抱着。

       Peter从柜子里拿出药,熟练地和水吞下去。

>>>

       “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。我从小身体不好。”Harry突然起来,拉着Peter一起躺在了自己的病床上,蒙上厚厚的空调被,神秘兮兮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就跟我说了。”Peter皱皱鼻尖,有些不满。厚重的被子隔绝了外界的光源,他看不到Harry好看的玻璃球似的灰蓝色眼睛了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,我要说的是,我身体什么都不好,一直以来大病小病不断,器官一个接一个坏掉。但是你知道的,我父亲非常有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Harry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,用手摸着Peter的上身,找到正确的位置,依次按压Peter的胃部,肾,还有肝脏部位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胃穿孔了,废掉了,于是就换了个胃。肾小球肾炎了,不能用了,就换了个肾,肝脏功能衰竭了,就换了个肝脏。全身上下除了大脑不能换以外,只有心脏是我自己的了!”

       小小的Peter瞪大了双眼:“天啊……你好可怜!”

       Harry严肃的摇摇头:“我不觉得我可怜,好歹我还有一个聪明的大脑和健康的心脏。这些都是你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Peter摸了摸自己的胸口:“天啊我好可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Harry看着Peter,突然笑出声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Pete你真好骗。一个人哪能换这么多器官的!”

   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!”Peter掀开白色的被子,气鼓鼓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可能~你真的吓到的话就不在这里站着啦。”Harry笑嘻嘻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两个人额头上都有一层密密的汗液。

       Peter拿出一本书给Harry,自己则用短短的手指掰开保鲜盒,准备拿牙签戳苹果给Harry吃。一时房间无人声。

       “哎你说啊,一个人如果真的是什么器官都换了,他还是他吗?”Harry腮帮子里头有一块小小的苹果。

       Peter想了想,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他从来没想过这个。

>>

       Peter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没有看过自己的样子了。手术后那一次晕厥后,他在Gwen的逼问下好好回想了一下自己经历了什么。虽然抱着疑惑,但为了防止新换上的心脏还没适应就再次崩溃,拆卸了他身边所有的镜子,还有手机的拍照功能。

       Peter有些苦笑不得,镜子可能无意间看到,手机拍照就会有意识地避免拍自己好吗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现在心脏看起来是完全适应了,小小的运动后,心脏加速跳动也没有带来什么心慌心悸等现象。Peter最近才体会到了过去自己的心脏病,到底给自己带来了多少不便。现在的他跟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说起来,心脏是一个人除了大脑以外,最具有个人印迹的器官了。他换了心脏,还是不是还是最开始的他呢?

       他忽然想看看自己成了什么样。

>>>

       “Harry我又来了。”Peter敲了三次门,轻轻打开门。窗帘没有拉严实,Harry背着光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Peter坐在床边,放下手中装满书的袋子,他失神地盯了一会儿已经几年来虽然一直卧床也一直在成长的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他没有叫醒Harry,而是拿出背包里的一个塑料袋,取出里面的一个苹果,一把便携式水果刀和一个保温盒,开始细细地削苹果。

       削完后,Peter把苹果切成一立方厘米的小块放在盒子里,蹑手蹑脚地转过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Harry睁开眼,抓紧了床单。

>>

       悄悄安装回手机的拍照功能,Peter给自己来了张帅帅的自拍。翻转过手机,显示屏左下角有小小的缩略图。

       一如既往地,心脏剧烈地在跳动,不知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这种感觉,说实在的,Peter并不陌生。他摸了摸胸口,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这里,与他过去见到Harry,是一样的反应。

>>>

       “Pete。”在Peter打开门前,Harry开口喊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嘿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Peter返过身,再次放下袋子,把Harry的病床摇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Harry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他从床头柜那里拿出一个本子。

       Peter颔首,不再多说。当初Peter想要Harry和他一起学习,但碍于Harry的身体,一直无法像个正常人一样离开医院进入学校,Peter于是毛遂自荐决定每周末固定时间亲自教导Harry。Harry很聪明,一周两节课,进度也不见得比他们慢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整天躺在这里,无聊透了,读书是我唯一的消遣……因此我学习时间比你们多多了,我还有颗聪明的大脑,跟得上你们进度那是自然的啦。”在Peter一次“抱怨”后,Harry曾经得意地这么说着。那双灰蓝色的眼睛绽放着耀人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别想了。

       Peter取出袋子里厚重的课本,开始把他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教给太过无聊的Harry。

>>

       Peter突然注意到,在他手术醒来后,他就没有想过心脏捐赠者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他按压着突突跳动太阳穴,在记忆里翻找着那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他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按理来讲,作为心脏接受者,他有权在手术前得知捐赠者的姓名……在心脏移植手术途中,心脏会短时间内暴露在空气中,大脑缺氧,可能会致使部分记忆缺失。他是缺失了这段记忆吗?

       他所记得的名字……Dad,Mum…Aunt May and Uncle Ben…Harry…Gwen…

       难道他不认识?心脏开始酸涩。

       不对。

>>>

       “Pete?Peter……Peter Parker!”苍白纤细的手指在Peter眼前挥动,想要引起Peter的注意力。那只手带着长年不见太阳的惨白,上面浅浅的青筋里,血液在一鼓一鼓地随着心脏流动。好像变得透明起来,外面耀眼的白色阳光隐隐有要透过那双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“Pete你怎么啦。”Harry皱着眉头,“我叫了你好几次,你一直盯着我却不理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Sorry Har……”Peter讪笑,装模作样地点点Harry膝盖上的书本,“我们讲到哪儿了……”他总不能说自己看好朋友看到入迷。

>>

       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……

>>>

       “Harry!医生说我找到匹配的心脏啦!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吗?恭喜!以后你就能很健康地活着了。可以尽情感受刺激了吧。”Harry真心为他感到开心,但没过多久又变成忧心忡忡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“Harry……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好事啦……父亲说找到治好我的病的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拉长着脸。”Peter用手扒拉了一下Harry的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Harry的耳尖都红了:“你干嘛!……英国,我要去英国治疗。不知道要用多久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好可惜,不过能治好你的病,什么都值!等我毕业工作后我要赚钱买机票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Harry笑了:“好,可千万不要赚多少花多少了。不然你得用多久时间才能到啊。”

>>

       Mum and Dad现在在实验室工作……前两天还聊着天……Aunt May and Uncle Ben今天刚送来他们新做的苹果派……Gwen现在不知道在干嘛,但是醒过来那天是她在照顾他……Harry……Harry去英国治疗了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Peter突然僵住,猛地打开运转缓慢的电脑。

       他黑进医院的资料室,调出封存快三年的Harry Osborn的档案。*

>>>

       一年后,心脏移植手术正式开始,三小时后宣布成功。

>>

       「Harry Osborn,胸腺发育不全症,部分免疫缺失。X光显示无胸腺。肝脏偏大。身体状况不适宜手术。

●4岁,反复感染支气管炎
●7岁,幽门螺旋杆菌感染胃部
●7岁,反复感染肾炎
●11岁,反复发生念珠菌及其他真菌感染
●15岁,严重的病毒感染,昏厥多天
●18岁,免疫系统全面崩溃。*

       Harry Osborn于xx年x月x日提出死后捐献自身所有完整器官,并要求检测其心脏Peter Parker(先天性复合型心脏病)融合性,测试结果良好,Harry Osborn指名要将心脏捐献给Peter Parker。以下是Mr.Osborn的签字。」

>>>

       “Peter,我记得你说过你的病可能会要做心脏移植手术才会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Peter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,“不过心脏也是有匹配度的。我的免疫系统很完整,会排斥不属于自己的器官。相容性低的话会病的更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想说……我在网页上看到的,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的人,有这么几个性格大变的,好像是性格变得像捐赠者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像是美国一位前芭蕾舞演员西尔维娅手术前后性格爱好变化极大,性格越来越接近捐赠者。还有这位,”Harry把膝盖上的笔电显示屏翻过来给Peter看,“美国女公民西尔万娜·佩斯卡接受心脏后开始抑郁……”*

       “Peter,心脏作为一个会承受情感的器官,会不会带着捐赠者的情感转移到受捐者身上?”

       “可能会……吧?”Peter挠了挠头,“我化学专业的,生物这方面也是不太清楚……不过情感转移,也没有什么很严重的吧。比起器官排异现象。”

       哪里不严重了。Harry摸了摸左胸口,垂下眼眸。

>>

       青年消瘦的样子映在屏幕上。那是一年前Peter看到的最后的Harry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特别柔顺整齐的尾部有点白的黄棕色头发,反复遭受病痛的疲惫的双眼,比波斯猫更美的玻璃球般的灰蓝色瞳孔,还有典型的常年不消的眼袋。

       Peter用手指抚摸着冰冷显示屏上的Harry。心脏安安静静地本分的跳动着。他已经没有过去那种激动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心脏那种疯狂跳动的感觉,转移了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“Harry,难道你……”

>>>

       “脑电波消失,确认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手术室内,所有在场人员垂头默哀。

       数秒后,所有医生重新投入另一段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“快,把捐赠者的器官取出冷冻,准备进行移植手术!”
>>

       做梦了。

       Harry依旧是十八岁的模样,他笑着说:“嘿Pete,我的心脏怎么样?比你的健康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Harry伸出一根手指,堵在Peter张开的想要说着什么的嘴上:“别说,说了你会难受的。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我也想说。但你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不,这次不说就没有机会了……快说,快说啊。

       有什么东西堵住了Peter的嗓子。

       “谁说没有机会了。”Harry的手掌顺势摸着Peter的下颌,“我等你。我等你过来跟我说。但你得记着,你还欠着我的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Harry掰着手指:“你家那么穷,根本住不起那么久高级病房的,那是我垫付的。这是你欠我的第一笔钱。第二笔是本少爷的心脏。来自Osborn的心脏耶,无价的。第三笔……第三笔是我的心。不是器官的心喔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'Cause I lose my heart to you,Pete.”*

       “三笔钱加在一起,你用一辈子赚的钱都不够还的。但是我允许你,我不要你的钱,要你用你的一辈子来还我。好好的活过这一辈子,我要你用一辈子的时间还我。”Harry用手指点点Peter的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“说好了啊,一辈子。我会在这里等着你,等你告诉我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我爱你。

->>>>
以下信息来源百度
*先天性心脏病发病比率挺高的,但部分不用做手术,做手术的多数在1-5岁,而且大部分是不用换心脏的……不过复合型心脏病部分现在医疗无法用小手术解决,心脏替换的也有。这里设定是Peter没有找到匹配的心脏而拖延到十九岁做手术。
*其实先天性胸腺发育全症……极大可能伴有主动脉弓和先天心脏缺陷,一般来说心脏是不会好的,并且目前可以经过胸腺移植治,并确实存在自愈的可能性。但是咱们不管……【太不负责了啊喂】
*实际上目前是80%左右,并且有48%左右的人能活过10年。故事背景设定在未来几年,那时候肯定情况会更好
*对不起Harry的“病例”真·一点点依据都没有……
*原网址找不到了……当时匆匆忙忙拍了张照片但没有拍到网址,现在已经找不到了……下面这网址有其中一个案例。其实并不典型:http://m.sohu.com/n/241309171/

*lose heart失去信心,失落的心 lose my heart to you我倾心于你,直译,我把我的心输给你(翻译感谢兔子太太~)

->>>>>
p.s:下面是瞎bb

·弱弱的问一句,可以给点儿反馈吗……?我很不安呐。
·文里面悄悄埋下的一些细节,如果有人能够发现并指出,作者现场旋转跳跃锻炼身体……!
·我不想BE的,本来想两人在梦中继续谈恋爱的,甚至还想来睡梦里一发的【来人把这毁气氛的人叉出去!】
·提一下吧,全身器官更换那里的说法说是颓大的《圈养》里得知。
·叙述方式参考了电影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》,但好像这种叙述方式挺常见的……吧?
·结尾中Harry说要赚够钱才能来找他和最后面梦里Harry说的话,写的时候一直在想夏达的《子不语》中第九回《忘川》……好喜欢黎姐姐(厚颜无耻地跟着小语喊姐姐)看的时候难受死了
·其余的,再有既视感就真的是雷同了……!(并且请务必告诉我!)